玫子

主更刀剑相关,考前复习摸鱼ing

在一百层捞博多,据说记录一下会变的欧一点,尝试一下【趴
估计一天捞个十几二十回吧,资源本来就告急,很有可能坚持不下去








记录




1.秋田2.今剑 3.爱染4.蜻蜓切5.和泉守6.安定 7.鲶尾 8.石切丸9.鸣狐  10.石切丸






11.安定12.堀川 13.安定 14.宗三15.安定16.秋田17.五虎退18.同田贯 19.陆奥守 20.鸣狐21.鸣狐22.鸣狐 23.堀川24.太郎
























































































































































































































































































































































































































































































































































































































































































































































































































































































































































































































































































































































































































































































隔壁家的审神者

一个和@Razazel 面基后的产物,死线在即拖到现在真的要命【捂脸
隔壁的婶婶今天也很可爱呢w



“隔壁要搬来新的本丸了。”审神者如此宣布道。

“诶?隔壁吗?”鹤丸第一个回应,“是什么样子的?”

“听说是比我的资历还要老的审神者带领的本丸。”审神者回答道。

审神者在本丸里的名字叫做兰溪,兰溪三日桃花雨,很美的名字吧?

然而事实上她就是个很普通的审神者,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赌刀适度并不怎么追求稀有刀,也从没对哪把刀表现出过偏爱——硬是要说的话,所有小孩子的体型的刀她都很纵容。

所以她所带领的本丸也很是普通,没有什么糟心的暗堕神隐修罗场,大家的关系很和谐。

“哈哈哈那还真是让人期待呢。”三日月宗近笑道,他大概是极少数沐浴着审神者失落眼神出现的三日月宗近了,谁让那时候兰溪在赌明石国行的限锻,结果不小心就......

欧过头了。

顺带一说,来派的监护人至今还没来。

短刀们也很期待,据说一百个婶婶能养出一百种不同的本丸,另一个自己会是什么样子的呢……好期待啊……

第二座本丸准时出现在了隔壁,第二天一大早隔壁的审神者便前来拜访。

“近侍是堀川呢……”短刀们暗搓搓地偷看着,隔壁本丸的堀川国广似有所觉看了过来,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真的非常抱歉,姬君她身体不适,未能远迎。”今天的近侍压切长谷部开口道。

“不不不,我这边冒昧来访,还请见谅。”隔壁的审神者是个看起来很温和的青年,面容清俊。

“那么这边请。”压切长谷部将他引向会客室。

“原来你们是叫姬君的吗?”不知道什么时候混进了短刀里的堀川国广好奇道。

“因为姬君不喜欢别人叫她主人嘛。”乱藤四郎笑嘻嘻地说道。

兰溪的原话是“这种充满了时代糟粕既视感的称呼可真是让人不爽”

“主殿也不怎么喜欢别人喊自己主人呢,本来想让我们直接喊名字的。”堀川国广说道,“不过长谷部桑太固执了主殿也没办法。”

“我们本丸的长谷部桑来的比较晚,大家都叫习惯了改不了了。”爱染国俊说道。

“是吗?听起来真不错啊……”

“诶?为什么?”

“我们本丸的长谷部桑啊……”

短刀和胁差的叽叽喳喳被压切长谷部和隔壁的审神者甩在了身后,绕过两个弯,就到了会客的和室。

兰溪双颊泛着淡淡的红晕,眼下青黑一片,坐在那里还在不断地打着呵欠,她长了一张极具欺骗性的脸,大眼睛圆鼻头樱桃嘴,二十多岁的人了看起来还如同未成年少女一样。

“初次见面。”兰溪微微躬身,“我是154327号审神者兰溪,请多关照。”

“初次见面。”青年俯身道,“我是149507号本丸审神者,你可以叫我千鸟,请多多关照了。”

@Razazel  一起做的自汉化,非专业人士,如有错漏,还请见谅
授权后附,谢绝二次转载
原作林 P站ID=2092722
翻译:玫子
嵌字&校对:RAZAZEL
小祖宗真的超级美味哎嘿嘿w

@Razazel 一起做的自汉化,非专业人士,如有错漏,还请见谅
授权后附,谢绝二次转载
原作吉田カツミ P站ID=10437790
翻译:玫子
嵌字&校对:RAZAZEL
小祖宗真的超级美味哎嘿嘿w

刀喵后院02

全员猫咪化AU,走向从心更新随缘



本丸非常大,对于最大只住过单人间的审神来说,这座日式庭院简直大得有些可怕。

她想她可以理解那位亲戚为什么会那么宝贝后院里据说会来的那些野猫了,在这种寂寞的宅院里住着,哪怕只是一只麻雀,都能让人感受到无比的温暖。

因为要时刻注意着后院,审神辞掉了那些需要在外奔波的兼职,转而接了一些可以在家进行的工作,比如给杂志写写心灵鸡汤什么的。

很可笑吧,连作者自己都无法感动的心灵鸡汤,居然还会有人奉若圭泉。

最先出现在后院的猫咪叫做压切长谷部,审神的亲戚亲昵地叫它嘿西。

压切长谷部是一只暹罗猫,体态轻盈纤长,面部重点色搭配着明亮的眼睛,显出了一种极为沉稳的可爱。

它第一个出现并不是多么奇怪,根据猫帐的记录压切长谷部本来就是极为亲近人类的猫儿,但是审神搬来的第一天它就出现了,实在是让她忍不住怀疑这只猫儿是不是一直守在外头等着。

压切长谷部来的时候审神正在吃早饭,不,并不是说它来得不是时候,事实上那个时间大部分人应该已经吃完饭开始上午的工作了才对,只不过审神昨天晚上没睡好,早上起的就晚了一些。

猫咪在门外探头探脑着,小爪子搭在回廊上,一副想上来又不敢的样子。

虽然只是只猫,但也是审神重要的工作对象,审神只花了三秒思考就放下了筷子,对着猫咪有些生疏地招了招手,“要来玩吗?”

猫咪巴着回廊歪起脑袋反应了一下,紧接着就飞速地窜了上来,审神甚至只看见一道影子从眼前闪过,下一秒面前就多了一只乖乖正坐的猫咪。

“咪——”压切长谷部发出非常柔软的叫声,脑袋蹭过去主动和审神亲热了起来,爪子碰碰粉嫩的舌头舔舔,让审神颇有受宠若惊之感。

毕竟她家被被是个小傲沉,一年到头也跟她亲近不了几次。

这不,一错眼就看见被被蹲在桌子底下一副严肃思考喵生的阴暗模样,心疼得审神赶紧趴下去给被被顺毛。

“我家被被最乖最可爱了。”她一边说着一边轻手轻脚地把被被抱出来,犹豫了一下又摸了摸压切长谷部的头,让它趴在自己膝盖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

两只猫的脾气都属于还算不错的,一个占据臂弯一个占据膝盖,倒也没有为了争夺地盘打起来。

压切长谷部主动抬起脑袋嗅了嗅被被的小菊花,发出示好的喵喵声,“你好,我是压切长谷部,你是这里的主殿的猫吗?”

没怎么和猫咪社交过的被被浑身僵硬,炸着毛咪咪了几声,“你在干嘛?!”

压切长谷部奇怪地看了被被一眼,“这是我们打招呼的方式啊,啊,你是从小猫的时候就被主人领养了吧,难怪会不知道。”

“啊...嗯......”被被扭过头,“的确是这样没错......我叫山姥切国广,才不是什么被被。”

审神看着两只猫一来一往像是在聊天一样叫个不停,有些不甘寂寞地夹起自己的早饭——托丰厚的工资的福,她现在也是早上吃的起烤青花鱼的人了。

烤制的鱼没有放什么调料,审神用筷子拨开鱼皮,夹起一小块鱼肉在两只猫咪之间晃了晃,“看哦,有好吃的咯。”

嗅到鱼肉的味道,山姥切国广和压切长谷部都是眼神一厉,中断了谈话直勾勾地看着筷子上的鱼肉,不自觉地探出身子把爪子伸了过去。

审神本来以为它们还要暴力决定一下鱼肉的归属权,没想到这两个倒是很聪明的一猫分了一小口,还不忘跟她亲昵地撒个娇,嗯,主要是压切长谷部,山姥切国广也就是僵硬地凑过去磨蹭了两下。

但是也足够让审神惊喜的了。

那可是傲沉的要命的被被啊,平时哪怕她主动去接近也会被一爪子推开然后独自一猫蹲在角落里阴沉反省的被被啊!

“我家被被最可爱了啊啊啊!”审神把脸埋进山姥切国广的肚子上磨蹭着,山姥切国广喵喵叫着“不要说我可爱!”艰难地挥舞着四肢挣扎。

“还真是让人羡慕呢切国君。”压切长谷部优雅地从审神腿上跳下来,“日后我也会时常前来叨扰的。”

山姥切国广只能抬抬爪子表示道别,被审神的爱压得快要窒息。

“诶,要走了吗?”审神发现压切长谷部准备离开了,赶忙站起来从柜子里翻出一包小鱼干拆开递了一条过去,“欢迎以后也经常来玩。”

压切长谷部轻轻叫了一声,叼着小鱼干灵巧地翻过院墙,离开了庭院。

送走了访客,审神大大松了口气,把猫帐拿出来,翻找到压切长谷部那一页仔细阅读起来——堪比字典那么厚的猫帐她自然是背不下来的,只能像这样遇到了就赶紧查一查,这些猫咪大爷的心情可是关系着她接下来的日子是吃肉还是吃米饭拌酱油的。

【压切长谷部,血统名贵的纯种暹罗,以前是本地有名的大家族织田家的猫,后来被主人织田信长做主送给了本地的教堂,虽然对主人的决定有些抱怨,但实际上很亲近人脾气也很好,走的时候送给它一些小零食它会很开心的。
似乎非常讨厌牡丹饼,看到牡丹饼会吃不下饭。】






【度娘百科:暹罗猫喜欢与人为伴,可用皮带拴着散步。它需要主人的不断爱抚和关心,对主人忠心耿耿、感情深厚,如果强制与主人分开,则可能会抑郁而死。
简直就是hsb啊2333脑补了一发拴着皮带散步w

刀喵后院01

刀剑猫化猫咪后院设定,走向不定更新随缘


审神,我们便如此称呼主角吧,审神的一个远房亲戚过世了,虽然从来没见过他,但作为他唯一的有血缘关系的亲属,审神继承了一幢古老的日式大宅院,根据遗嘱,只要她能够好好照顾时常造访后院的那群野猫,每个月就能拿到一大笔钱。

说是这么说,那位亲戚死了快一年了,猫咪们早就跑得差不多了。

“被被,走了哦。”她一手抱着不安挣扎的猫一手拖着自己简单的行李,离开了自己刚住了不到一个月的狭窄公寓。

怀里的猫闷闷咪了一声,在审神身上蹭了蹭。

捡到这只猫的时候审神正好在赶她的日本刀剑鉴赏课的论文,满脑子都是各种左文字各种国广,于是就随口起了个山姥切国广的名字。

不过因为它太喜欢把自己埋进审神那条用了十几年的白色毛巾被里,被被这个昵称反倒比山姥切国广更加常用。

被被是只黄白毛色的猫儿,出生没多久被遗弃在他宿舍外面,据说是某个同学以为是品种猫买回来结果只是普通的田园猫,一怒之下就被丢了出来,小小一坨摇摇晃晃站也站不稳实在是可怜,不知怎么就戳到审神那都快没有的同情心,明明自己都快穷得吃不上饭了,还是把它抱了回来。

最开始养被被养得艰难无比,被被有严重的猫癣,剃了毛就不肯见人,最后只好拆了条穿不下的裙子给他缝了个小斗篷,才让这位大爷不再继续怨念地趴在墙角绝食。

虽然这么说,不过被被并不缠人,也许是因为主人长时间忙于打工和学习的缘故,它非常地独立,只偶尔会在主人身边装作不经意地走过磨蹭一下,小小的撒个娇。

说实话,大部分时间审神是觉得有些亏欠它的,作为一个穷学生能提供给被被的生活环境并不好,还要它陪着主人到处搬家奔波流离。

幸好它从没有嫌弃过主人,也从没有嫌弃过这种糟糕的生活。

哎呀,不好意思,一说到被被审神就忍不住有些话唠了,还是回归正题吧,蹬着那辆二手自行车骑了一个半小时之后,她抵达了那个叫做本丸的日本大宅。

高高的院墙和木制大门散发着一种森严而古老的气息,感觉就像是误入了什么年代剧的拍摄现场,与一身廉价优衣库的审神格格不入。

自称为狐之助的律师先生已经在门外等着了,他一边带审神参观这即将属于她的大宅,一边貌似漫不经心地问起她为何会相信这么一件看起来无比可疑的事。

“因为我需要钱。”审神如此答道,诚实而又市侩,她看到律师先生眼里一闪而过的失望与嘲讽,好吧,也许他希望可以听到什么满怀爱心的回答,可惜对于我这种被父母留下的高利贷压得喘不过气的穷人来说,爱心实在是奢侈品。

说来惭愧,审神的父母从事的并不是什么可以让子女骄傲的工作,她的出生也完全是个意外,不善经营又放肆挥霍的二人车祸过世后,留给她的只有大笔大笔即使拼命工作也还不清的高利贷,还有噩梦一般如影随形的追债人。

对她来说,这份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是最后的救命稻草。

“我真的很需要钱。”审神又重复了一遍,她知道狐之助先生这种上等人是无法理解她那种缺钱到要仔细计算着每一円过日子甚至想把自己卖掉赚钱的窘迫的,况且她也不需要理解,她只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够拿到钱。

只要工资到位,她绝对是三好员工的典范。

狐之助先生给了审神一本厚厚的笔记,上面写着猫帐两个字,这是那位亲戚留下的笔记,里面是所有会造访这里的猫咪的照片和介绍,以及它们的喜好。

“关于费用方面你不必担心。”狐之助先生说道,“它们有自己的信托基金。”

审神微笑着点头,她并没有什么人不如猫的想法,只是在心里悄悄盘算着能不能让自家被被跟着蹭几个猫罐头。

她家被被还没吃过猫罐头呢。

庭院,回廊以及大房间是野猫们的主要活动场所,回廊上放置着食盆和饮水器,各种猫玩具散落在各个位置,野猫们随时回来,审神需要保证食盆一直是满的,饮水器的水也是干净的,当有猫咪咬着玩具跑来时,她也要立刻放下手里的事情陪它们玩,而且有的猫咪需要她帮忙洗澡和打理毛发。

要求不算苛刻,审神愉快地练习了如何使用那些高级的猫咪用具,把练习道具被被打理得闪闪发光。

“被被好漂亮!”审神满足地把脸埋进猫咪带着草木香气的毛发里,她一直忙得连自己都疏于打理,更不要说家里的猫儿了。

被被炸毛叫了一声,小爪子扒拉着把审神的脸推开,叼着桌子上的小斗篷跳上了柜子,一脸警惕。

晚上审神难得奢侈给自己做了一条小鱼加餐,还给被被分了一罐价值她半天工资的猫罐头,庆祝他们崭新生活的开始。




【冷淡系社会婶设定,初始猫是被被,虽然我家的初始猫,啊不初始刀是清光来着

写手Paro人设——青江社

阅读说明:一个深夜和@Razazel  聊出来的脑洞,先做以记录。


青江社
历史不下于三条社的老牌会社,因为作品局限性而一直名声不显,只在某些小众范围非常有名。

签约作者:

数珠丸恒次:对于佛理相当有研究的作者,作品基本都是关于佛法的修行讲解,是佛教徒们的入门必备教材,偶尔写一些人生思考或者故事也渗透着佛家的种种思想,追寻着佛法的真理以文字教化世人,让人看完颇有一种心灵被洗涤的感觉。
常年在杂志上连载各种温暖人心的人生感悟,和左文字社的江雪左文字并称为心灵鸡汤届双璧。
代表作:《诸行无常——佛教术语详解》——堀川寺住持山伏国广五星好评,新锐漫画家堀川国广插图,知名作家山姥切国广作序,买即送笑面青江最新力作《与幽灵同居》

笑面青江:灵异小说的中坚力量,对世界各地的各种宗教仪式由着相当深入的研究,从东方的阴阳八卦到西方的驱魔仪式,有理有据到让人不得不信服,为了避免心智未成熟的孩子模仿其中的仪式,书上都标注了未成年人请在大人的指导下观看的字样,被笑称为R18写手。
和粟田口出版社合作过儿童向科普读物,比如用各种科学知识解释日常生活中的种种灵异事件,或者介绍世界各国的神话故事之类的,销量非常好。
据说有人扒出来过这位披着马甲在网上连载高H十八禁小说,其中攻的描写和三条社的石切丸极度相似。
代表作《石灯笑谈》讲述了各种荒诞而又极为合理的鬼故事,让人笑过之后油然而生不寒而栗之感。


【马上考专四了,更新一发求人品,求考的都会蒙的都对!】

该来的都来了,然而限锻还是该死的没出货【眼神死【我的明石啊啊啊啊
明天专四了,晚上更新一发攒攒人品

今天的限锻,依旧没有出货【安详

大佬们也是要吃喝拉撒睡的02

阅读说明:道上Paro,自割腿肉

深夜两点,今天是阴天,月亮隐没在重重阴云之下,将夜色下的大宅渲染的如图阴森的巨兽,张着大口择人欲噬。

鸣狐靠在墙上看着一道身影从墙外无声无息地翻进来,没有惊动任何一个警报。

“欢迎回家。”他轻声说道。

“我回来了。”站在他面前的青年,粟田口家的大哥一期一振扬起温和的微笑,把手上拎着的文件袋交给鸣狐,“任务很顺利……他们呢?”

“早就睡下了。”鸣狐答道,用他那有些腔调奇怪的腹语,“他们很想你。”

“确实比预计多花了点功夫。”一期一振有些无奈,“没想到他会那么能跑。”

“总之先休息一下吧,辛苦你了。”鸣狐点点头,“剩下的就交给我了。”

他是最好的杀手经纪人,而他面前的是粟田口吉光培育出的最高杰作,他们一直合作愉快。

鸣狐去联络客户交付尾款,一期一振则回了房间。

洗澡是必须的,不仅是因为回来时风尘仆仆,还因为身上沾染着的血腥味,三条组给出的报酬丰厚,但是任务目标一样麻烦,铲草除根的灭门任务让他大半个月都泡在杀戮之中,血气从骨子里往外冒。

家里还有孩子,一期一振一直很注意这些事情。

仔细到把身体的每一个地方搓洗干净,一期一振擦干净身上的水——旋转着消失在水槽之中的水里带着几丝艳红。

他受伤了,并不是什么需要惊讶的事情,这本就是一个你死我活的行当,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数也数不清,几个没捅破内脏的刀伤算不得大事。

“一期哥?”

听见声音一期一振头也没转,一边低头给伤口擦药一边道:“药研,帮我拿一下医药箱。”

药研藤四郎揉揉眼睛打了个呵欠,熟门熟路地翻找出医药箱接手了包扎伤口的工作。

他是藤四郎里年纪稍大一些的,也是唯一一个知道一期一振真实工作的,虽然一期一振和鸣狐一直瞒得很好,但是当你被一期一振带走的时候他已经学会记住一些东西了,比如那个虐待他们的孤儿院院长双眼圆睁死去的惨状,再比如举着枪神情冰冷的青年如何淡然地说着任务完成。

藤四郎们出身于一个孤儿院,院长和地下医学组织勾结,将孤儿院中的孩子视为人体试验的道具,一期一振接到的任务是处理掉全部的相关人员,然而最后他收养了那群被各方虎视眈眈着岌岌可危的孩子。

人体试验是绝对的禁忌,然而在藤四郎身上的实验却取得了一定程度上的成功,这些看起来普通的孩子们在某方面得到了相当程度的强化,培养得当就会是绝好的兵器。

一期一振就是这么长大的,莫名的恻隐之心让他想要让这些孩子不再重蹈覆辙。

幸好那时候他们都还太小,什么都不记得,稍大一些的骨喰和鲶尾刺激过大失去了记忆,唯一记得的就只有药研了,只有他清楚的记得一切,知道藤四郎并不是一期一振的亲弟弟,而鸣狐也不是什么有钱的远房小叔叔。

“最近怎么样?”一期一振问道。

“都挺好的。”药研回答道,“五虎退捡回来了五只小猫仔,博多还是在研究股市,乱的裙子实在是太多了占了厚的衣柜,今天睡觉之前刚吵过一架。”他一个个说着家里藤四郎的情况,曾经的医学试验在他们身上留下了不同的烙印,让他们很难像是普通的孩子一样生活。

即便是看起来最乖巧胆怯的五虎退,给他一把刀,凭借着本能他就可以轻易地杀死一个成年人。

“你呢?”一期一振转身看向自己最放心也最不放心的弟弟。

“就跟平时一样,实验室啊,上课啊什么的。”药研说道,他的主要能力开发在脑域方面,他的学习速度非常的快,危机感压迫着他跳级再跳级,如海绵吸水般吸收一切可吸收的知识。

一期一振揉了揉他的头发,第不知道多少次嘱托这个弟弟偶尔也要放松一点,不要太逼着自己了。

一样不知道多少次的,虚心接受死不悔改。



今天欧得我惶恐,赶紧产了点粮,希望专四能一切顺利考的都会蒙的都对【日常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