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子

主更刀剑相关,考前复习摸鱼ing

刀喵后院01

刀剑猫化猫咪后院设定,走向不定更新随缘


审神,我们便如此称呼主角吧,审神的一个远房亲戚过世了,虽然从来没见过他,但作为他唯一的有血缘关系的亲属,审神继承了一幢古老的日式大宅院,根据遗嘱,只要她能够好好照顾时常造访后院的那群野猫,每个月就能拿到一大笔钱。

说是这么说,那位亲戚死了快一年了,猫咪们早就跑得差不多了。

“被被,走了哦。”她一手抱着不安挣扎的猫一手拖着自己简单的行李,离开了自己刚住了不到一个月的狭窄公寓。

怀里的猫闷闷咪了一声,在审神身上蹭了蹭。

捡到这只猫的时候审神正好在赶她的日本刀剑鉴赏课的论文,满脑子都是各种左文字各种国广,于是就随口起了个山姥切国广的名字。

不过因为它太喜欢把自己埋进审神那条用了十几年的白色毛巾被里,被被这个昵称反倒比山姥切国广更加常用。

被被是只黄白毛色的猫儿,出生没多久被遗弃在他宿舍外面,据说是某个同学以为是品种猫买回来结果只是普通的田园猫,一怒之下就被丢了出来,小小一坨摇摇晃晃站也站不稳实在是可怜,不知怎么就戳到审神那都快没有的同情心,明明自己都快穷得吃不上饭了,还是把它抱了回来。

最开始养被被养得艰难无比,被被有严重的猫癣,剃了毛就不肯见人,最后只好拆了条穿不下的裙子给他缝了个小斗篷,才让这位大爷不再继续怨念地趴在墙角绝食。

虽然这么说,不过被被并不缠人,也许是因为主人长时间忙于打工和学习的缘故,它非常地独立,只偶尔会在主人身边装作不经意地走过磨蹭一下,小小的撒个娇。

说实话,大部分时间审神是觉得有些亏欠它的,作为一个穷学生能提供给被被的生活环境并不好,还要它陪着主人到处搬家奔波流离。

幸好它从没有嫌弃过主人,也从没有嫌弃过这种糟糕的生活。

哎呀,不好意思,一说到被被审神就忍不住有些话唠了,还是回归正题吧,蹬着那辆二手自行车骑了一个半小时之后,她抵达了那个叫做本丸的日本大宅。

高高的院墙和木制大门散发着一种森严而古老的气息,感觉就像是误入了什么年代剧的拍摄现场,与一身廉价优衣库的审神格格不入。

自称为狐之助的律师先生已经在门外等着了,他一边带审神参观这即将属于她的大宅,一边貌似漫不经心地问起她为何会相信这么一件看起来无比可疑的事。

“因为我需要钱。”审神如此答道,诚实而又市侩,她看到律师先生眼里一闪而过的失望与嘲讽,好吧,也许他希望可以听到什么满怀爱心的回答,可惜对于我这种被父母留下的高利贷压得喘不过气的穷人来说,爱心实在是奢侈品。

说来惭愧,审神的父母从事的并不是什么可以让子女骄傲的工作,她的出生也完全是个意外,不善经营又放肆挥霍的二人车祸过世后,留给她的只有大笔大笔即使拼命工作也还不清的高利贷,还有噩梦一般如影随形的追债人。

对她来说,这份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是最后的救命稻草。

“我真的很需要钱。”审神又重复了一遍,她知道狐之助先生这种上等人是无法理解她那种缺钱到要仔细计算着每一円过日子甚至想把自己卖掉赚钱的窘迫的,况且她也不需要理解,她只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够拿到钱。

只要工资到位,她绝对是三好员工的典范。

狐之助先生给了审神一本厚厚的笔记,上面写着猫帐两个字,这是那位亲戚留下的笔记,里面是所有会造访这里的猫咪的照片和介绍,以及它们的喜好。

“关于费用方面你不必担心。”狐之助先生说道,“它们有自己的信托基金。”

审神微笑着点头,她并没有什么人不如猫的想法,只是在心里悄悄盘算着能不能让自家被被跟着蹭几个猫罐头。

她家被被还没吃过猫罐头呢。

庭院,回廊以及大房间是野猫们的主要活动场所,回廊上放置着食盆和饮水器,各种猫玩具散落在各个位置,野猫们随时回来,审神需要保证食盆一直是满的,饮水器的水也是干净的,当有猫咪咬着玩具跑来时,她也要立刻放下手里的事情陪它们玩,而且有的猫咪需要她帮忙洗澡和打理毛发。

要求不算苛刻,审神愉快地练习了如何使用那些高级的猫咪用具,把练习道具被被打理得闪闪发光。

“被被好漂亮!”审神满足地把脸埋进猫咪带着草木香气的毛发里,她一直忙得连自己都疏于打理,更不要说家里的猫儿了。

被被炸毛叫了一声,小爪子扒拉着把审神的脸推开,叼着桌子上的小斗篷跳上了柜子,一脸警惕。

晚上审神难得奢侈给自己做了一条小鱼加餐,还给被被分了一罐价值她半天工资的猫罐头,庆祝他们崭新生活的开始。




【冷淡系社会婶设定,初始猫是被被,虽然我家的初始猫,啊不初始刀是清光来着

写手Paro人设——青江社

阅读说明:一个深夜和@Razazel  聊出来的脑洞,先做以记录。


青江社
历史不下于三条社的老牌会社,因为作品局限性而一直名声不显,只在某些小众范围非常有名。

签约作者:

数珠丸恒次:对于佛理相当有研究的作者,作品基本都是关于佛法的修行讲解,是佛教徒们的入门必备教材,偶尔写一些人生思考或者故事也渗透着佛家的种种思想,追寻着佛法的真理以文字教化世人,让人看完颇有一种心灵被洗涤的感觉。
常年在杂志上连载各种温暖人心的人生感悟,和左文字社的江雪左文字并称为心灵鸡汤届双璧。
代表作:《诸行无常——佛教术语详解》——堀川寺住持山伏国广五星好评,新锐漫画家堀川国广插图,知名作家山姥切国广作序,买即送笑面青江最新力作《与幽灵同居》

笑面青江:灵异小说的中坚力量,对世界各地的各种宗教仪式由着相当深入的研究,从东方的阴阳八卦到西方的驱魔仪式,有理有据到让人不得不信服,为了避免心智未成熟的孩子模仿其中的仪式,书上都标注了未成年人请在大人的指导下观看的字样,被笑称为R18写手。
和粟田口出版社合作过儿童向科普读物,比如用各种科学知识解释日常生活中的种种灵异事件,或者介绍世界各国的神话故事之类的,销量非常好。
据说有人扒出来过这位披着马甲在网上连载高H十八禁小说,其中攻的描写和三条社的石切丸极度相似。
代表作《石灯笑谈》讲述了各种荒诞而又极为合理的鬼故事,让人笑过之后油然而生不寒而栗之感。


【马上考专四了,更新一发求人品,求考的都会蒙的都对!】

该来的都来了,然而限锻还是该死的没出货【眼神死【我的明石啊啊啊啊
明天专四了,晚上更新一发攒攒人品

今天的限锻,依旧没有出货【安详

大佬们也是要吃喝拉撒睡的02

阅读说明:道上Paro,自割腿肉

深夜两点,今天是阴天,月亮隐没在重重阴云之下,将夜色下的大宅渲染的如图阴森的巨兽,张着大口择人欲噬。

鸣狐靠在墙上看着一道身影从墙外无声无息地翻进来,没有惊动任何一个警报。

“欢迎回家。”他轻声说道。

“我回来了。”站在他面前的青年,粟田口家的大哥一期一振扬起温和的微笑,把手上拎着的文件袋交给鸣狐,“任务很顺利……他们呢?”

“早就睡下了。”鸣狐答道,用他那有些腔调奇怪的腹语,“他们很想你。”

“确实比预计多花了点功夫。”一期一振有些无奈,“没想到他会那么能跑。”

“总之先休息一下吧,辛苦你了。”鸣狐点点头,“剩下的就交给我了。”

他是最好的杀手经纪人,而他面前的是粟田口吉光培育出的最高杰作,他们一直合作愉快。

鸣狐去联络客户交付尾款,一期一振则回了房间。

洗澡是必须的,不仅是因为回来时风尘仆仆,还因为身上沾染着的血腥味,三条组给出的报酬丰厚,但是任务目标一样麻烦,铲草除根的灭门任务让他大半个月都泡在杀戮之中,血气从骨子里往外冒。

家里还有孩子,一期一振一直很注意这些事情。

仔细到把身体的每一个地方搓洗干净,一期一振擦干净身上的水——旋转着消失在水槽之中的水里带着几丝艳红。

他受伤了,并不是什么需要惊讶的事情,这本就是一个你死我活的行当,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数也数不清,几个没捅破内脏的刀伤算不得大事。

“一期哥?”

听见声音一期一振头也没转,一边低头给伤口擦药一边道:“药研,帮我拿一下医药箱。”

药研藤四郎揉揉眼睛打了个呵欠,熟门熟路地翻找出医药箱接手了包扎伤口的工作。

他是藤四郎里年纪稍大一些的,也是唯一一个知道一期一振真实工作的,虽然一期一振和鸣狐一直瞒得很好,但是当你被一期一振带走的时候他已经学会记住一些东西了,比如那个虐待他们的孤儿院院长双眼圆睁死去的惨状,再比如举着枪神情冰冷的青年如何淡然地说着任务完成。

藤四郎们出身于一个孤儿院,院长和地下医学组织勾结,将孤儿院中的孩子视为人体试验的道具,一期一振接到的任务是处理掉全部的相关人员,然而最后他收养了那群被各方虎视眈眈着岌岌可危的孩子。

人体试验是绝对的禁忌,然而在藤四郎身上的实验却取得了一定程度上的成功,这些看起来普通的孩子们在某方面得到了相当程度的强化,培养得当就会是绝好的兵器。

一期一振就是这么长大的,莫名的恻隐之心让他想要让这些孩子不再重蹈覆辙。

幸好那时候他们都还太小,什么都不记得,稍大一些的骨喰和鲶尾刺激过大失去了记忆,唯一记得的就只有药研了,只有他清楚的记得一切,知道藤四郎并不是一期一振的亲弟弟,而鸣狐也不是什么有钱的远房小叔叔。

“最近怎么样?”一期一振问道。

“都挺好的。”药研回答道,“五虎退捡回来了五只小猫仔,博多还是在研究股市,乱的裙子实在是太多了占了厚的衣柜,今天睡觉之前刚吵过一架。”他一个个说着家里藤四郎的情况,曾经的医学试验在他们身上留下了不同的烙印,让他们很难像是普通的孩子一样生活。

即便是看起来最乖巧胆怯的五虎退,给他一把刀,凭借着本能他就可以轻易地杀死一个成年人。

“你呢?”一期一振转身看向自己最放心也最不放心的弟弟。

“就跟平时一样,实验室啊,上课啊什么的。”药研说道,他的主要能力开发在脑域方面,他的学习速度非常的快,危机感压迫着他跳级再跳级,如海绵吸水般吸收一切可吸收的知识。

一期一振揉了揉他的头发,第不知道多少次嘱托这个弟弟偶尔也要放松一点,不要太逼着自己了。

一样不知道多少次的,虚心接受死不悔改。



今天欧得我惶恐,赶紧产了点粮,希望专四能一切顺利考的都会蒙的都对【日常迷信

一天接回爷爷和珠子,今天莫名欧,然而限锻依旧安定地没有出货【安详
晚上一定要更新一发,为我的专四攒攒人品

暗黑本丸日常07

阅读说明:

#暗黑本丸预警,ooc预警,前婶是个渣#
#大写的苏#
#想到哪写到哪#
#更新不定【不放晋江就是为了随时坑啊hhh#
#希望更新能让我变欧#
以上都接受那么我们继续↓

越写越不像是黑本丸了,限锻没有萤总的我已经放飞自我了【趴
不要太在意本体,反正他就是来打个酱油的




审神者花了好些天调整本丸的灵力网络,他对于本丸的建设还是十分用心的,毕竟本体把他送过来就没打算让他回去,这里的生活也还算满意,他自然是要好好经营自己未来不知道多少年的居所的。

嗯,付丧神属于附带产品。

本丸里“生”的气息愈发的浓郁起来,虽然很难用言语表达,但是居住在本丸里的付丧神们切实地感受到了那种变化,由灵力沟通铸造的身躯愈来愈强大,愈来愈凝实,一点点向着付丧神所应有的模样靠近。

锋利的,强大的,而又美丽的,那是作为刀所应有的模样,审神者坐在手合场边欣赏着他们切磋的身影,唇角带着温和的笑意。

要不是自己的身体实在是够呛,他还真的很想亲自上场和他们比试一场。

平野藤四郎端来热茶倒上,站在审神者旁边小心翼翼地看着面容苍白的青年,今天他是审神者的近侍,虽然审神者一般都是让他们自己商量着安排出阵内番之类的工作,对于锻造新刀也没什么兴趣,完完全全的撒手掌柜,但是在经历了从本丸各处找到吐血到堪比凶案现场的审神者后,他们一致认为近侍绝对是必要的。

起码当看到审神者把茶杯放下微微蹙起眉心时,平野藤四郎能立刻拿起旁边的毛巾递过去,恰好接住了审神者吐出来的血。

从最开始的忧心忡忡到现在瞥到审神者吐血也能淡定地该干什么干什么,付丧神们一点也不想回忆自己受到的惊吓有多严重。

审神者淡定地把今天份的血吐干净,低头看看确定身上的衣服没有沾到什么污渍,捧起茶杯喝了口热茶,满足地叹息。

真是舒服的日子啊。

他半眯着眼感慨,头往边上侧了侧,被挑飞的木刀直直地蹭着他的脸颊插进了墙里。

“大将!”不慎被挑飞了手中木刀的药研藤四郎赶忙跑过来,“您没事吧?!”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五虎退看着审神者脸颊渗血的擦伤眼泪汪汪,“请您惩罚我吧……”

审神者摸了摸脸颊,也就擦破了最外面的一层皮,连药都不用擦的小伤,大概是这段时间三天两头的吐血,让本丸里的付丧神们对他都是轻手轻脚的,就差把他直接放在神龛上供起来以免受伤了。

跟五虎退水汪汪的金眸对视三秒,审神者无奈地宣告败退,抬手不轻不重地弹了下五虎退的脑门,“好了,以后小心点。”

五虎退捂着脑门连连点头,破涕为笑的样子半点也看不出拿着刀时攻击有多么凌厉凶悍。

看了看时间也快到中午了,审神者起身离开了手合场往厨房走去,如果说本丸里他最满意的是什么,那么无疑就是烛台切光忠的厨艺了,好得让他这具常年处在反胃状态的身体都能产生些食欲。

嘛,可能跟人多一起吃饭会胃口比较好也有关系。

今天会做些什么呢?审神者小小的期待着。

与此同时,厨房里烛台切光忠也在考虑今天中午该为挑食的审神者准备些什么,主食是万屋今日特供的米,按广告介绍来说又香又甜口感绝佳,绝对对得起那昂贵的价格,配菜则是调味清淡的蔬菜和烤鱼,汤也已经差不多了,唯一有些纠结的就是饭后甜点。

冰箱里冷藏着许多点心,从西式蛋糕到中式面点再到和果子应有尽有,绝对能逼死任何一个选择障碍症患者。

对着冰箱思考许久,烛台切光忠深吸一口气,闭上眼从冰箱里盲选了一个。

“大福啊。”他看着手上白白胖胖的和果子舒了口气,糯米皮的白团子的确不太好消化,不过配茶而且就一个的话,倒也是没什么太大问题。

他此时还不知道,之后的很多年里,跟审神者就糯米团子斗智斗勇的自己有多么后悔自己没有选择旁边的栗子羊羹。

千金难买早知道,谁知道长了张冷淡禁欲脸的审神者会是个重度糯米团子中毒患者,为了糯米团子连半夜偷吃这种事情都能干得出来,第二天胃疼到吐血都死不悔改啊摔!

当然,此时的烛台切光忠还是无知而幸福的,他哼着歌把饭在托盘上放好,微笑着跟走进门的审神者打招呼。

“日安,主殿。”

“日安。”审神者颔首,眼神不自觉地落在托盘上看起来极为诱人的大福上,本体对于这种点心简直就是无可救药的沉迷,他倒是还没有真正尝过这种点心的味道,不过这么看起来就很不错的样子……

他矜持地吞了吞口水,把视线转向别的地方,“万屋里最近好像在卖烤箱。”他说道,“你有时间去看看,好用的话就买一台回来。”

万屋里的现代化设施价格昂贵到让一般的审神者心头滴血,但是架不住他财大气粗不缺钱,不说时之政府送来的补给还剩了不少,本体把他送来的时候可是自备了嫁妆,不对,是行李的。

烛台切光忠点头应是,审神者瞥了一眼他纠结的神色,道:“还有事?”

“不……”烛台切光忠犹豫着道,“就是,您似乎并没有去过万屋?”

审神者从来到这里开始这么多天似乎也就是在庭院里走一走日子极为单调,要知道就连他们都没事上网翻翻论坛呢,出于私心考虑他们的确巴不得审神者这辈子都不要跟外界有什么联系,但是为了审神者的心理健康,对外界的联系还是必不可少的。

受三日月宗近等大佬们委托劝说审神者出门走走,烛台切光忠尝试着邀请审神者一起前往万屋。

至于为什么是他......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审神者就很明显地表现出了对他,或者说对金色眼眸这种配置的偏爱,他来说的话成功率会高很多。

或者说,你以为别人没有尝试过吗?

小短刀们摸着自己充盈了不少的小金库笑而不语。

懒得陪孩子出去就直接塞零花钱,还真是大人们一脉相承打发孩子的好方法。

“您愿意和我一起去吗?”烛台切光忠问道,其实也没抱什么希望。

“唔……”审神者沉吟片刻,叹了口气,“你们还真是…算了,陪你去一趟吧。”

大部分情况下,审神者并不介意满足一下臣下的小小请求。

看看被你拒绝的成排小短刀们,你好意思这么说吗?!好意思吗?!

审神者打了个呵欠,回屋去换出门的衣服。

他生的一张寡淡苍白的脸,偏偏极适合艳色,绛紫的鹤氅松松垮垮兜在身上,边缘翻滚着明亮艳丽的金,出门前烛台切光忠递给了他一张灵纸,用于遮掩审神者的面容。

绘着繁复符咒的纸完美掩盖住了他身上的灵力波动,就像是行走在万屋之中的每一个审神者一样。

“我先去购买些食材。”烛台切光忠俯身道,“这是万屋的地图,请您小心身体。”

“放心吧。”审神者抬手摸了摸付丧神那让他觊觎许久短发,“不会有事的。”

比起他那时的妖怪横行天才辈出,现在已经妥妥步入了末法时代,整条街上审神者的灵力水准惨不忍睹,倒也难怪要依靠灵纸和隐藏真名来防止付丧神反噬。

简单来说,这街上的他一个能打一条街。

目送着付丧神匆匆忙忙跑去买菜,审神者拢了拢鹤氅,随意挑了个方向走了过去。

风吹来一张抽奖券,打着旋落在他手里,他看也没看随手将其塞进了口袋里,抬手接住了从身边二层小楼丢过来的酒杯。

“好玩吗?”他抬眸看向斜倚着窗棂的男人,那人举杯,隔着灵纸审神者也知道他现在定然是笑着的模样。

见审神者冷着脸走进小楼,那人晃荡着酒壶大笑起来,心情极好地又叫了两壶酒来。

灵纸之下,是一张与审神者一般无二的面容。

一边端坐的男人不赞成的皱了皱眉,没等说什么就被拉着强灌了口酒——以嘴对嘴的形式。

“啧。”审神者靠在门边咋舌,“需要我回避吗?”

男人涨红脸推开趴在身上笑个不停的人,灿金色的眼眸波光潋滟。

审神者抿了抿唇,自顾自寻了个位置坐下,半分不客气地给自己倒上酒,“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啊。”那人笑道,“好歹你也是我的投影,要是随便死了我不是很没面子?”

“实话呢?”审神者扬眉,他可不记得自己的主体会这么关心自己。

“好吧好吧。”主体摊手,“就是出来玩路过而已,本来我都不想跟你打招呼的。”他当初分投影分得干脆,他和审神者现在完全可以当成两个人来看待,要不是他身边这位,他看见了也会当做没看见一样忽略过去。

“正好。”审神者扯扯嘴角,“我也是。”自己的本体是这种任性妄为莫名其妙的人,他也是很苦恼的好不好。

双方达成共识,喝了杯酒便各自离去,本体给审神者留了些不知道从哪个时间线上淘换来的土特产,比如四魂之玉地狱鸟蛋回魂石之类的玩意,基本没什么卵用。

烛台切光忠拎着大包小包赶来时,正看见那两个人消失在空间裂缝之中,本体瞥了眼付丧神,笑着调侃了句“艳福不浅。”审神者冷笑,利索地关上了空间裂缝把那两个丢了出去。

本体那个醋坛子当然不喜欢他,毕竟作为“自己”,审美也是颇为一致的——审神者看了看身边的烛台切光忠。

都是黑发金眸,果然还是他这边的金色比较好看。


假如刀剑们有了手机02


和泉守兼定:时下备受好评流行款手机,并不是非常昂贵的牌子,不过实用又美观(自拍像素超高),有许多用于更换的手机壳,最常用的一款是印有白色山形纹的浅葱色新选组风格手机壳。
正常地将手机当作通讯工具来使用,没有下载什么新鲜的app,嗯...自拍玩得很溜,虽然不是很喜欢现代科技,但是因为涨粉的感觉很不错所以会在推特上发自己的自拍,因为的确很好看并且不时会有各色帅哥正太入镜人气很高。
“我的fan增加了吗?”



堀川国广:和和泉守兼定一样的手机款式(并不是情侣机,虽然的确很像),手机壳是和兼桑一样的新选组风格,因为是一起买的,因为两件包邮,屏保是和泉守兼定的自拍。
虽然还没有到鹤丸那种刷机技术宅的水准不过也是本丸里手机领域的专家了,修图写文剪视频样样皆通,粉圈大手,是某视频网站知名up主,专注于直播#我和兼桑的日常#,别名我和兼桑(老公)专注虐狗以及一群帅哥的日常。
推特跟和泉守兼定的推特是关联账号,自发地帮兼桑打理推特回复粉丝留言管理粉丝群,极其擅长洗脑,成功把一个个舔一舔就走的姑娘们洗脑成了兼桑脑残粉,#一个堀川国广的战斗力堪比一群水军#
“我是兼桑的伙伴,也是助手。”


土方组在我这边来得太晚了至今还没怎么出阵过,写起来有点担心会ooc啊【趴

假如刀剑们有了手机01

三日月宗近:电脑玩得很好,很喜欢在网上看一些茶道视频什么的,时常跟隔壁莺丸深夜还在视频相对喝茶,不过电脑很好但是意外的对手机没什么兴趣,选择了定制款诺X亚老人机,黑色机身上有浅淡的弯月暗纹,手机造型和私服品味一样迷,只能收发短信打电话,不过因为手机功能简单续航时间相当好,大哥大造型加上外壳(非常)坚硬,完全可以拿来当武器用。
“无论是手机还是武器,都是大一点比较好哈哈哈”



鹤丸国永:手机是最新款智能水果机,跟随版本更新经常换,颜色是和衣服一样的银白色(有红白黑配色像是仙鹤一样的手机壳),会自己刷机添加各种神奇的功能,里面有超——多的恐怖悬疑和密室逃脱类手游,在某视频网站游戏区关注了很多up主,本人也做一些手游实况解说,up名“鹤鹤鹤鹤”,热衷于在直播时制造各种额外的“惊喜”,有一群自称鹤嘴锄的粉丝,本人则被粉丝们爱称为hhhh,导致每次别的视频里弹幕出现hhhh会被吐槽不要刷别的up主,然而他们真的只是想刷个hhhh。
“人生要是没有惊吓的话,心会比身先死掉啊。”



石切丸:最普通的电脑和最普通的智能机,套了有鸟居图案的手机壳和电脑保护套,店家还送了御币造型的防尘塞,自己选好拜托笑面青江在Amazon代购的,网购什么的完全不行呢(笑)
虽然的确很积极地了解新鲜事物不过似乎遇到了不少困难,不太会用键盘调成了手写输入,但是经常会出现“明明哪里都没有碰为什么就死机了”之类的疑问向同屋的笑面青江求助,有时候还会转发一些“震惊!吃了这些包治百病”之类的文章,一本正经地科普辟谣。
在笑面青江的帮助下注册了推特账号,本来是想要增加和外界的交流不至于太落伍,结果因为时常分享祛除肿包(痘痘)的诀窍,意外的受到了女孩子们的关注,成为了小有名气的美容博主。
对于女孩子们大胆的求撩颇为苦恼的样子,时常向(看起来)很有经验的笑面青江求助。
“哎呀,长肿包了吗,由我来替你消除吧。”


———tbc

【限锻出了一期尼来还愿,希望萤总也能一样爱我】

脑补了这蹦蹦跳跳的姥爷去罗森抢扇子,忍不住舔了一发prprpr

Razazel:

涂了@玫子 点文里去X森抢扇子的姥爷。帽子遮发型我画不帅,就不画了233。
常服自设,款式很迷。